宗亲网
宗亲会
宗亲网
宗亲会
宗亲网
宗亲会
宗亲网
宗亲会
宗亲网
宗亲会
宗亲网
宗亲会
 
 
宾氏宗亲会关于组织开展捐…
宾荣昌宗亲为白血病儿宾浩…
宾氏通谱第三次研讨会会议…
宾氏通谱征订通知
博白宾氏大观
广西博白宾氏宗祠重建竣工…
游巾紫峰
平南宗亲聚会同庆机械公司…
文桥2014
记广佛宾氏、东莞宾氏、深…
 
 
宾哲晟(韩国大邱)宗亲会副秘书…
宾泽欧(台湾)宗亲会副会长
宾兴林(湖南浏阳)宗亲会副会长…
宾先飞(广西博白)宗亲会副秘书…
宾锡湘(湖南衡山)宗亲会副会长…
宾能河(广西博白)宗亲会顾问
宾明(广西平南)宗亲会副会长
宾可钦(广西平南)宗亲会副秘书…
宾红志(湖南衡山)宗亲会副秘书…
宾汉忠(广东肇庆)宗亲会副会长…
 
成员介绍 各地分会
宗亲会介绍

  修谱事记(五)
图片展示    
简 介    
                                                           修谱事记(五)
                                             重庆荣昌宾氏本源小考
                      东安全州松波公系一甲甲五郎公递衍第二十二派孙泽欧20090103
 
        2009年7月10日21:30:47,宾泽艺在世界宾氏宗亲会网页宾氏社区贴了一帖子,代重庆市荣昌县宾熠烽(414733886)求助,说宾熠烽爷爷有一部家谱,是毛笔抄写的手抄本。他想把他们这一支族的家谱资料完善,缺乏相关数据及相关迁徙左证,还怀疑其中有错误。宾熠烽父亲宾泽贵,与我同是泽字辈,现居重庆市荣昌县清流镇永兴寺村。他想了解的是:
1、此手抄本能否能找到以前家谱的母本或相关资料?
2、他所在的这支是不是松坡公系的?是否有相关左证?
3、从湖广迁徙四川的时候,最先是在四川什么地方落户?
宾熠烽并将手抄谱书的首页内容键入一并贴上来。
原先想请宾熠烽帮忙将原本谱书影印或照相扫描提供参考,没想到德林叔第二天告知,吾松坡公三修家谱时已经在掌握当初湖广填四川迁,移至重庆外围的松坡公一系后裔子孙线索,只是限于时间尚未能将中江、大竹、荣昌等族人访查落实。而且宾峰也将谱书照片档传过来,让我喜出望外,立刻可以开始着手比对研究。
宾峰传来24页照片,基本上是25页资料,首二张照片是三页类似谱首序言的资料,与宾熠烽帖子上的谱书首页内容基本上相同。第三张照片与最后一张照片应是谱书装订封面与封底,用的是一册漫画的外装,可能是当初担心被查抄所故意伪装的,显见这手抄谱书主人极为有心。据装订谱书最后一页署名是「泽和抄」,泽和应即是谱书主人,与熠烽父亲泽贵是亲兄弟。只是不知首二张照片三页类似谱首序言的资料是不是另外保存?还是已经在漫画外包装下与谱书其它书页装订一起,但观察其笔迹与泽和似乎并不相同,极有可能还是更早宾熠烽爷爷的祖辈留下来的。
先从宾熠烽提供的排班字辈,也就是原手抄谱首序言第三页说起。因为原先照片上缘稍有缺边,比对文字后相信内容应是:                
「乙己四柱
后代班辈名
世代荣宗汝泽长,守诚怀恕定淳良。
贤才蔚迟敦天道,伦纪肇修着典章。
积善有余家笃庆,宏猷永显国生光。
三元五杰昭和会,宜尔万年一本昌。」
这与泽和在谱书最后面抄录的有些许差距,大约是音近讹误。
但是宾熠烽帖子提到:「不过当时前四辈为乙己四柱」,这就要好好探讨一番。由于谱首「乙己四柱」与「世代荣宗汝泽长」之间有注明「后代班辈名」,表示「世代荣宗汝泽长」才是开始后代班辈名,而谱末泽和手抄的是:
「敬名达良
太民尚正世代荣宗汝泽长
后代班辈名立
守成怀恕定醇良。…」等等。
表示:「世代荣宗汝泽长,守诚怀恕定淳良」之前的班辈应就是:「太民尚正世代荣宗汝泽长」。那么谱首「乙己四柱」这四字是怎么一回事呢?通常「四柱」以前指的是时日的记号,也就是用天干地支记载年月日时。谱首一开始就写明:
「祖迹湖广永洲(州)府东安县仁厚乡
地名鸭头冲樟树脚居住
康熙伍拾伍年丙申岁搬移四川」
康熙五十五年丙申(公元1716年),九年后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是乙巳年,猜测当初重庆荣昌宾氏始迁祖,即宾熠烽的祖辈迁居后不久,因无谱书随身,除了记下历代老祖公妣的名讳,以备后代子孙思本溯源之外,就从己身第二代起或已知班辈之后起,自立班辈。这「乙己四柱」应该是乙『巳』四柱,也就是在乙巳年乙巳月乙巳日乙巳时,立下新的班辈的意思。
再来看谱首所抄录的老祖公世系:
「湖广启根发泒(派)故老祖公士章蒋氏
祖公全柯 王氏
    寿二 邓氏
    宾青 相氏
    宾亮 秦氏
    文朝 蒋氏
    志虎 陈氏
    德文 卿氏
    仁俭李、郑、陈氏  仁杰 佐氏」
从这老祖公世系考妣名讳,以及「湖广永洲(州)府东安县仁厚乡地名鸭头冲樟树脚」这线索,比对三修家谱中卷首二0九页「各族新旧班辈衔接」一甲鸭头村大冲头部份(抄录原续修家谱):
「甲万友士宾全受文志德仁义太名尚正世应周盛自绵雍睦」
原现存松坡公系续修家谱所载:「吾族家乘创修于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而重庆荣昌一系宾熠烽先祖湖广填四川之时,却为康熙五十五年(公元1716年),早于松坡公系初修家谱之前158年,而在初修家谱之前,松坡公系已各分十甲,排班字辈亦各有规定,同治十三年初修家谱规定自其后改定新班二十八字,各户皆从十五代裁止十六代照依新班起自字。所以我这泽字辈,应该是与重庆荣昌这一系宾熠烽父亲的排班字辈恰巧相同。
再从三修家谱卷二第一六八页「一甲由全州文桥大田村移居东安横塘镇鸭头村世纪」(原续修家谱称为「一甲由全县升乡鸭头大田村移居东安县仁智乡鸭头村世纪」)、「一甲甲十六郎公递衍系图齿录」,第四派起「仕章」等,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印证与新发现。
此宾熠烽重庆荣昌宾氏老祖公世系与「甲十六郎」系许多名讳不谋而合,宾熠烽族人与我松坡公甲十六郎系源出一脉果是千真万确,若从此发现延伸,可以印证修补一些谱书的异同。
手抄谱书称老祖公「士章」,续修三修递衍系图齿录第四派称「仕章」,续修三修各族新旧班辈衔接亦称「甲万友『士』宾全受文…」,所以极可能当时初修时笔误「士章」为「仕章」。配蒋氏无误,但修谱时查碑访墓确认尚又配王氏,这是手抄谱书可以补上的地方。老祖公士章之下,手抄谱书接祖公全柯、寿二,依续修三修谱书记载应为「受二」之误。
手抄谱书受二之下接宾青、宾亮;然续修三修第五派则为宾清、宾海、宾亮等诸公,宾清生二子第六派全柯、仲春,全柯生一子受二。此部份续修谱局虽亦未敢臆断,但孝容公注明据初修旧谱确认宾清、宾海、宾亮等为五派祖,依新旧班辈衔接世系亦应如此,故手抄谱书宾青、宾亮应是误植。不过有一点可以值得商榷细查,续修三修全柯配王之外,尚有继配左,下注:「生子二。受一出抚对门蒋姓,受二公未知何氏所生。」所谓「出抚」应是过继给他姓为嗣,一般多是过继给母亲一方,但是受一母亲若非左氏即为王氏,怎会是「对门蒋氏」?除非另一可能是过继给祖母一方的亲人。依手抄谱书士章配蒋氏下接全柯配王氏,则受一过继给祖母蒋氏亲人为嗣合情合理,所以士章与全柯中间是否确有宾清一派?况且手抄谱书宾青、宾亮,各配相氏与秦氏,与续修三修所记:宾清(清或是青之误)配杨生全柯,继配朱生一子仲春;宾亮配唐者完全不同,这些异同之处值得再详查。但是除非还有其它证据出现支持,目前自初修已来确认的派系世纪,自是尽可能维持原本昭穆较好,否则牵动太过复杂修谱工程浩大。
续修三修全柯之子受二生殁失考葬雷打壑鸡头岭,与手抄谱书同是配邓,下注生子三文秀、文朝、文广,若暂不论手抄谱书宾青、宾亮此二派,手抄谱书与续修三修一致,受二次子文朝配蒋两份谱书相同,惟续修三修下注:嗣子一,志虎系文秀三子,而文朝之子志虎下注:系文秀三子,生殁失考,葬老鸭头屋场对门石山田螺托眼形,与手抄谱书同是配陈,惟下注:生子三德玟、德瑞、德仲,手抄谱书德文显系德玟同音之误。
续修三修第十派德玟下注:生殁失考,葬懒塘山有碑;与手抄谱书同是配卿,但下注:生殁失考,生子三仁杰、仁俊过继德仲为嗣、仁俭。此派手抄谱书仁俭、仁杰均有抄录,续修三修德玟长子仁杰下注:生殁失考,葬虎皮山后背路边上一坟有碑,配左、继配蒋与手抄谱书配佐不同,应是左氏,且下注:生殁葬失考,生子二义详、义训。德玟次子仁俭下注:生殁葬失考,配陈、继配李与手抄谱书配李、郑、陈等氏次序略有不同,且在配陈下注:生殁葬失考,生子二义读、义宦。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手抄谱书同列一栏先上书仁俭再下书仁杰,有违长幼次序,必有原因,但是手抄谱书的老祖公世系只到此为止,究竟是那位先公自「湖广永洲(州)府东安县仁厚乡地名鸭头冲樟树脚」搬移到四川的呢?
在续修三修上记载:德玟长子仁杰查考出葬地有碑为证,其长子义祥生顺治三年殁失考葬新塘坝有碑,次子义训亦查出葬蒋家后脉山有碑,显见仁杰一家未曾移居出祖地,而德玟第三子仁俭生殁葬均失考,仁俭生二子义读、义宦亦是生殁葬均失考,义读记载配蒋,义宦配妣却失考,而且义读、义宦之后即无记载,从这些蛛丝马迹数据可以判断:仁俭一家在初修旧谱时无论如何查碑访墓都已无考,表示极可能早已经离开东安158年,虽有片纸只字却难以详察下落,显然是因为当时仁杰、仁俭都已经娶妻生子,身为第三子的仁俭更都已经娶媳,如果祖上田产单薄家中丁口增加生活恐难以为继,一大家子唯有设法另谋生路,旧时长子继承家业为先,身为第三子的仁俭往外发展才是生路,加上手抄谱书的老祖公世系写到最后,先列第三子仁俭再列长子仁杰,我们可以据以合理假设:移居四川的始祖应就是仁俭公,他带着陈氏元配与其所出二子义读、义宦一起到四川天府之国,开辟新的一片天地。
当然,以上推论还有一个问题必须求证,若手抄谱书上「康熙伍拾伍年丙申岁搬移四川」(公元1716年),确是仁俭公入川的时间,他又携带已经娶媳的长子义读、次子义宦,则仁俭公年岁应在四十、五十之间,即相当于康熙初年出生(公元1666至1676年间),但是其大哥仁杰长子义祥「生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若大哥仁杰于二十至三十岁之间生长子义祥,显示仁杰应至少在公元1626至1616年间出生,这与仁俭公约当公元1666至1676年间出生,长子与第三子年岁相隔五十余岁,差距似乎过大并不合理,先前推论心有未安,还需要进一步求证。
重庆荣昌宾熠烽所保存的手抄谱书,谱首序言之后第一代是太鼎,妣周氏生二子民恭、民正。次子民正字和德与长子民恭字相同,应只有其一正确。民正妣陈氏生八子,其中第七子尚桂妣唐氏生七子。手抄谱书至此有一详细记载:尚桂雍正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辰时生,殁年无考,立莫(墓)骑龙屋基后山领(岭)右,坚碑为记。尚桂妣唐氏乾隆四年己未岁五月初四日辰时生人,考(殁)年无考,立墓骑龙屋基居后山左,亦有墓碑。此「骑龙」应为当时地名,可能要请宾熠烽在重庆荣昌查一查,是不是现居的清流镇永兴寺村附近,日后要查碑访墓才好有个方向。更重要的是若此地名查出并非现居的清流镇永兴寺村附近,则有机会往回追溯仁俭公入川落脚的第一站是否就是重庆荣昌。
这里出现二个问题。如果续修三修记载无误,那么属于一甲甲十六郎公第十二派,仁俭公的长子义读、次子义宦在手抄谱书上怎么只字未提?而且手抄谱书末页泽和手抄的排班字辈,也是从「太」字辈起?义字辈漏失?这里的假设只能是:仁俭公入川必又历经几代迁徙,最后太鼎公才在重庆荣昌定居,而且仁、义二代家人生殁葬在迁徙过程中全都失考,后辈记载家谱只能追述到太鼎公。另一个问题是:「尚桂雍正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辰时生」,时当公元1735年,若仁俭公相当于康熙初年即公元1666至1676年间出生,仁字辈历经义、太、民,一直到尚字辈,相隔四代年岁差距60至70之间甚为合理,似又可以佐证仁俭公为入川始祖的可能。
清初湖广填川是清廷政策,以1993年出版的南充县志记载为例:「明末清初,战争频繁,兵燹灾祸,川民遭劫,百里之内,杳无人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始徙民填川,入县插业定居,…」县志查访县境内各大户家谱资料,先抄录二则迁移案例资料:
「杨姓祖籍今湖南省靖县,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奉诏填川,插业于岳池线顾县场,随后分支入南充境定居。」
「赵姓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由湖广启程,次年春在重庆府走马岗见春耕在迩,就地请耕一载,翌年二月至本县内芦溪场小童沟插业定居。」
由以上二例可以发现:不但湖广入川可能因各种因素,历经川境数地才得定居,甚至还有可能一家数代分支散叶,于川境内各地定居落户。
手抄谱书其后单举尚桂所生七子之第五子正举:「正举生于乾隆四十三年戊戌岁十二月十六日,亡于同治九年庚年(午)岁七月初二日寅时。立墓雷打石后山向」这「雷打石」地名自然也需要请宾熠烽查一查,与原祖考受二在祖地所葬地名「雷打壑」有无关系?值得注意的是正举公乾隆四十三年生(1778年),同治九年殁(1870年),能够享寿92岁。不要说是在当时,医药发达的现代也并不容易,据我查考许多地方县志的经验,一般县官多会上报朝廷赐颁寿匾嘉奖,若能找到荣昌县清代同光之间县志应有记载才是。
正举妣王氏,生三子世明、世栋、世梁。随后手抄谱书记载世馥妣祝氏生一子;世与妣王氏生二子代干、代根(?)。这世馥、世与和正举公关系未明,手抄谱书似乎遗漏,会不会是正举公另一先妣所出?按手抄谱书体例来看,必是父子关系,或只是另一先妣名讳生殁葬失考,否则不会赘述详书正举公在前。
按续修三修家谱一甲鸭头村大冲头「新旧班辈衔接」,「世」字辈后应接「应周盛自绵雍睦」,或许始迁祖只记忆到世字辈传下后世子孙,或当迁徙入川之时,排班只编到世字辈,所以手抄谱书谱首序言作者,极可能就在世字辈即将有下一代的时候,在乙巳四柱年月日时,排定后代班辈:「世代荣宗汝泽长,…」等等。这「乙巳年」按前后世系推断,亦有可能就是乾隆五十年(1785年)。
手抄谱书续记载代干妣王氏,生一子荣田;荣田妣许氏生三子宗奎、宗谦、宗华;荣田第三子宗华公妣祝氏,生三子汝权、汝高、汝洲,并另外加注:宗华生于腊月十四日巳时生;宗华妣祝氏生于八月廿一日辰时,六一年亡于(?)。宗华公次子汝洲公,生于癸酉年八月廿二日巳时,雷打石生长,「癸酉年」依世系推算应该是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汝洲公妣唐氏庚午年九月廿日丑时,系在仁义区邱家石坝子生长人,生二子泽和、泽贵;二女泽友、泽琴。「庚午年」推算应该是民国十九年(1930年),唐氏比汝洲公还要年长三岁。
汝洲公长子泽和生于壬寅年九月初十日未时,系在雷打石生长人。泽和是这谱书手抄作者,「壬寅年」应是公元1962年。汝洲公次子泽贵生于丁未年腊月廿二日辰时,系在雷打石生长人。泽贵是宾熠烽父亲,「丁未年」应是公元1967年。如果一甲鸭头村大冲头至「世」字辈,转重庆荣昌太鼎公世系中间衔接不断,到泽字辈是为第二十二派。我是1960年出生,虽说属于一甲山口铺系,但是以一甲甲五郎公系排班字辈:「甲汝丙辛宾仲,以世朝廷时付宏,国正民安永孝忠,自泽,雍睦敦伦景福长,…」,起算第二十二派正好也是用泽字辈,泽字相同、辈分相当、年纪相仿,真是无巧不巧啊!想在世界宾氏宗亲会网页宾氏小区专家坐堂论坛里,宾泽艺会替宾熠烽发布帖子,必也是以为坛主宾泽欧同为泽字辈,必为同系支脉吧!
手抄谱书又记载:泽贵妣廖世珍生于己酉年三月初六日辰时,系在清流六村三组(?),地名吊楼子生长人氏,生二子长华、长淋。「己酉年」应是公元1969年。长华生于公元一九八八戊辰岁冬月十五日子时,吴家人民医院生长人氏,长淋生于公元一九八九己巳岁冬月初九日未时,系在店子湾生长人氏。宾熠烽制帖时属名加注:原名宾兵,长字悲(辈),但不知谱名原系长华或长淋?
另一支汝光公生一子泽贤,泽贤生四子二女,泽贤长子长金,长金娶妻林莲秀生一子田文山春;二女春红美阳、南方太阳。这些四字名甚为特别,我非常有兴趣,倒要请教宾熠烽,可否查查有何因缘典故?
泽和抄录结束署名此分手抄家谱之前,记载:
「公元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立
  以下(上?)四十九单人吉利」
这又是代表什么意思呢?
为求证一些假设与推测,想重庆荣昌太鼎公世系椒藩瓜衍,民正公与尚桂公二代各有八子与七子,若有其它同族支脉保留世系只字片语,对寻根问祖都会是很大帮助。日后可以再寻找重庆荣昌当地文史资料,甚至其它各户大姓家乘谱书纪录,虽说旧时族谱以记载男性为主,但是先妣姓氏总有入谱,过去交通并不便利,婚姻嫁娶总不出方圆数十里,宾氏族人女性出嫁他姓,若在某地他姓家谱中出现,即表示宾氏族人曾经当地安居落户,我们宾氏稀姓族人资料不足,借助其它左证文献,也应算是另辟一条途径。
以上种种匆促草就,是我在这元旦假期中抽空利用三天二夜赶出来的一些探讨与疑点,若有不妥之处,恳请宾熠烽一系的族兄弟,以及通谱谱局的各位族老指导。企盼宾熠烽与我联络,尚还有补充资料可以提供,让重庆荣昌一系族人可以更深入了解先祖松坡公的事迹。而太鼎公前后族人的迁移发展,可能也还要四川族人在重庆周边找找,若能有同支族人另一套手抄谱书问世相互比对,相信许多疑点就可迎刃而解了。
感谢宾峰提供的手抄家谱照片,德林叔的指示,劲松兄的慰问,还有恩信叔对我健康的关心。恩信叔亲身经历之谈勉我锻炼,小侄实心领受,必身体力行不负恩信叔中流砥柱之抬爱。所谓将有重任的气息无非是些俗务杂事,未能入流,算不上是正经事,反倒是寻根问祖家谱考究,一直是我的志业与兴趣,感觉族人的需要殷切盼望,成就感也更强,尤其是宾氏根源的发掘考证,千百年来无人能够豁然开朗,比起其它名利争逐,于我心情只是千山万水与屑尘粉末,毫不能等量齐观。既然十年来已经从各地搜罗满房间的零散数据、书册、杂志,计算机硬盘容量也从40G加到现在500G都不够,所缺只是要有时间能够整理出来与族人共享,所以只要一有机会触动,如此次我看到宾熠烽的帖子启发,宾峰的资料给足粮草,就会让我不眠不休的埋首钻研,不达目的放不下手。这就是为什么近年眼力大不如前的最主要因素。除吾宾氏寻根大业,其余均不足挂齿尔。
                                                                 祝
                                                                新年愉快。
                                                          泽欧敬上 20090103
 
 
 
  友情链接:阳朔旅游    桂林做网站    桂林伏波山    桂林网站建设    桂林爱索    高压静电涂油机    桂林旅行社    斗鸡    桂林电脑培训    竹筒酒    桂林搬家    自然拼音    桂林人民医院    桂林薇薇新娘    桂林网站建设         

Copyright @ 2008 - 2010 世界宾氏宗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宗亲会 宗亲网 世界宾氏宗亲网